• 2009-04-29

    片言3:ZZ失窃记

    参加过YJ葬礼的YJ兴趣小组副组长ZZ同学,不久前的清明节和YJ的亲人一起,去北京八大处的福田公墓,祭扫新冢。

     

    ZZ拍了一些素材,开车回草场地,一盘拍完的带子装在胸口的口袋内,另一盘在摄像机里。他把车停在YJ兴趣小组组长老A的院子外,进去叫一个人,只离开了六七分钟,回来一看,车窗玻璃被砸碎,车座上盖在外套下面的摄像机不翼而飞。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偶发犯罪的工具(板砖或石头),似为专业人士所为。外套还在,外套内的钱包和钱都在。

     

    唯一损失就是摄像器材和那盘拍了一点儿的DV带。

     

    ZZ同学去属地派出所报案,派出所同志了解情况之后,拒绝为他立案,说:“你这案子要去市局。”ZZ来到市公安局,市局的干警也拒绝了他,指示:“你应该去重案组。”最后他辗转来到重案组,受理报案的是重案二组。干警说:“把单据留好,不过恐怕很难找回来。”ZZ回答:“我知道。”

     

    此刻,ZZ同学的摄像机在哪间办公室放着呢?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