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9-04

    新语8:有一点点优美

    自从开通八卦博客,不止一次被一名精壮男闯入梦中,指着鼻尖大骂:“谁让你写我的?!删掉!”

     

    狗仔,是最具压力和没有人身保障的职业。怪不得著名前“八博”《重要的不是粉丝》的姊姊妹妹们撤了,她们除了死亡威胁,恐怕什么都经受了。

     

    储总建议我:“干脆以后,以‘不写’来收钱,每个字若干若干。简称‘掩口费’。”我说:“搞不好人家嫌太贵,直接‘灭口’得了!”
     

     

    口水男布鲁鲁在小区的儿童集散地:湖边,闻名遐尔。他酷爱户外运动,是湖边最敬业的上班族,每天去得比鸡早,回来得比狗晚。人在家中,心系湖畔,眼睛时时望向窗外。

     

    他的头号青梅竹马唤作“天衣”,比他大三天。所谓女大三,抱金砖。布鲁鲁见了这小姑娘,就欢喜得手舞足蹈,主动去摸人家的脸。然而有时候阿姨汇报:布鲁鲁今天不爱跟天衣玩,要找另一位女BB

     

    蒋芸柯月半不在北京,人气明显下滑,去到湖边每每被人叫作“布鲁鲁的姐姐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蒋芸柯柯柯回京后,蒋同学问奶奶:“她走了,你们家清静些了吧?”

    奶奶回答:“整个小区都安静了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宋庄画画的前表姐夫来访,问他要找什么样的女朋友,答:“优美的。”

    “我表姐不优美吗?”“我们认识的时候,在旅行,是那种流浪的状态。一落实到过日子,她就精确了起来。”

    他正告我:“当一个女人开始说:‘你不能这样吗?’,只有一个回答:转身,离去!”

    他总结,要找一个傻乎乎的女人,最好再有一点点“优美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前表姐夫引述一个老翻译家的话:“我活到八十二岁,才稍微懂得了一点生活的道理。”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