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7-30

    频频奥运

    杨勇日前正式迁入位于驼房营东风艺术区的工作室(豪装),与杨少斌、尤永等为邻。据悉,他是在看完电视连续剧《奋斗》后,下定进京决心的。至此,深圳第一代当代艺术工作者向首都的阵地转移,已基本完成。深圳,有希望回归为当代艺术的茫茫沙漠。

     

    因奥运影响交楼日期,陈绍雄老师将入京时间推迟。幸哉广州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经过近两个月的磋商,刘鼎与卢迎华之子定名为:刘清铄。Let’s 祝福!

     

     

    著名艺术媒体Art-Ba-Ba在京派发宣传T恤,分男版、女版,多色,女版小腰身,相当有样儿。(图见Art-Ba-Ba网站)

     

    强烈建议明年推出限量女版TArt-Ma-Ma, 童装TArt-Ba-By,由徐、杨和邱三家九口穿着大合影,由庄辉老师操机,强力代言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翻出小女四岁三个月时的段子两则:

     

    柯柯柯:你现在就要把那个东西给我!不然我就生气了,或者哭!

    我:你可以到自己房间关起门来哭吗?

    柯柯柯:不!我要到每个地方哭!

     

    在她就寝四十分钟后,我去检查,发现她躺在床上玩,睡意全无。

    我生气地指责道:“你根本就没打算睡觉!”

    柯柯柯:“我打算了。我打算一直睡不着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吾友王霓从遥远的宋庄搬过来了,老贺与我像两头福娃一样,齐声傻傻说:“望京欢迎您!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奥运尚未开幕,已有种种迹象表明,本次盛事最大的商业赢家是中国平安保险公司。Because 它免费“获得”本次活动的独家冠名权:平安奥运!(来源:凤凰卫视“有报天天读”)

     

     

    年初,我订阅了全年的Marie Claire,据广告说,应该得到一瓶某品牌的精华液作为礼品。But, 杂志我都读了半年了,精华液的毛都没看见一根。

     

    自四月起,我固定每月打一个电话去上海查询此事。其实,有没有或有什么礼品都无所谓,杂志本身已经回本。我只是在行使一个公民死磕的权利。

     

    四月,她们说,资料没有及时录入电脑;五月,电脑系统升级耽搁了;六月,是错过了当月的派发,要等下个月。每次,接待人员都态度很好地道歉,并承诺尽快寄出,但这丝毫无助于我没有收到礼品的事实。七月底,当我再次拨通电话时,来势汹汹地想:看看你们这次还有什么借口!

     

    还是温柔的上海腔女声,还是“请稍候”之后在电脑键盘上一通“劈里啪啦”,她很抱歉让我久等了之后,愉快流畅地说:“该礼品现在有库存,但是奥运期间邮政规定,液体无法快递到北京,我们不能为您寄出该礼品。奥运结束之后,我们会尽快为您安排快递。”

     

    还有比这更“潮”的借口吗?我转怒为笑。

     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