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7-25

   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的欲望

     

    724《新京报》文化副刊,用C12-C15三个版,采访了著名的凯伦老师的同样(如果不是“更”)著名的老公,刘香成。

     

    话说1991年,时任美联社驻莫斯科记者的刘香成,于圣诞夜跟着CNN董事长混进了克里姆林宫,是为全球媒体唯一混进来的摄影记者。全场严禁摄影。与此同时,戈尔巴乔夫在台上发表宣布苏联解体的讲话。在总统/前总统将讲稿扔回桌上的那一决定性瞬间,刘老师按下了快门。身后的克格勃给了他一记老拳,并将他扔出会场。

     

    门外欢迎刘老师的,是几百名记者,他们纷纷冲他亮出中指。Because他拿到了独家,第二天全世界大报的头条都被迫使用了这张图片。次年,刘老师荣升为唯一得过普利策现场新闻摄影奖的华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根据木桶理论:决定木桶盛水量的,是它最短的那块木板的高度。同理,一个嫁给了艺术家的女策展人,其成就通常也超越不了其夫君的高度。

     

    凯伦老师和杨天娜老师前途未可量也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刘香成对记者说:“什么都压不住,中国人改革的欲望。”

     

    “中国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故事,我只能用很小很小的细节,来讲述它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《新京报》的配图中,极不明智地选用了一张刘老师的作品,这张题为《伤者》的图片足以在凹运当前的形势下,为他们带来杀身之祸。

     

    1989年,那是一个夏天,在北京,有一个人骑着三轮平板车疾行,两名伤者躺在车上,另有两名男子跑步护送着三轮车。

     

    是的,就是王兴伟叔叔曾经画过的同一个画面,不过画中车上躺着的是两只企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这些“八零后”编辑和审读,总有一天会因为对历史的无知而把自己的报纸害死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其实这篇文我早就看了;其实这个故事也已经成为了好几个“界”的笑话;其实当然是狠黑狠无聊的;其实当然也是整个民族的悲哀;其实人家以为只是为刘先生就快编辑出版的一本大型画册做广告……BUT如果这样的悲哀能够“害死”他们的报纸,何尝不是一件注定的好事呢。。
  • 那个报道的记者,似乎是有意为之。
  • ...这些“八零后”编辑和审读,总有一天会因为对历史的无知而把自己的报纸害死。...

    你的意思是。80后的无知就是他们胆子也太大了?该躲的东西怎么就不懂得躲呢!!???
    回复008说:
    不,我的意思是:他们恐怕压根就不知道那是什么情况下的“伤者”,伤人的人是谁。

    另外一个例子是,去年《成都晚报》的一次停刊整顿,就是因为6月4日在分类广告刊登了一册消息:“向全体死难者的母亲致哀”。责任编辑说,以为是矿难的死难者。

    这位编辑,正是80后。

    我没有瞧不上80后的意思,他们对历史的无知,一方面是生得晚,一方面也是愚民政策的受害者。我是,对他们其实有点惋惜,对愚民者很愤慨的意思。
    2008-07-26 21:50: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