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读朱其先生发表在博客上的《艺术区的小资产阶级wei 权》一文(2010年2月10日),他依然那么煽情和那么雄辩,可惜缺乏严谨的逻辑和基本的同情心。在寒冷的北京农历新年,朱其先生的文章,就像砸落井里的一块块冰冷石头。

     他先挖了一个井:一上来就对艺术家进行阶级定位,在缺乏实际数据和调查支持下,强行将艺术家定位为“小资产阶级”,从而把艺术家从民众中分化出去,把艺术家wei 权运动从中国民众波澜起伏的抗强chai 浪潮中分化出去,孤立他们。他只是简单算了一笔账,“一个100至200平米的工作室一年房租至少五万元人民币。能够付得出这个房租的艺术家,实际上收入已经超过一般的城市白领。”

    “只要看看网上的wei 权现场图片就知道了,跟hei社会打手对峙的wei 权现场,除了一群群拿着照相机和摄像机的艺术家,还停了不少私人汽车,有些还价格不菲,这形成了一道景观,在全国很多wei 权现场是看不到的。” 同理,我们完全也可以将在京沪两地拥有房产,有两辆车的朱其先生定位成“小资产阶级评论家”。


  •  

    风传一笔“风投”砸中了老J,真假尚不好说,但日前的一次饭局,是老J抢着请客的,且他没有点菜,而是挥一挥衣袖,“让他们安排去了”。X君啧啧称奇:“我也很大方,Y也很大方,可我们还是要点菜的呀。”
     

    据目击证人描述,老J买单刷卡的时候,手一点儿也没有抖。

     

    艺术工作者D应邀出席了A在慕尼黑的个展开幕,开幕饭上,D君在喝大了的情况下,向A讨教致富的秘诀。老A指着桌上的德国咸猪肘子说:“你把它都吃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那盘肘子,一共有三个,每个都结结实实、老大个儿的。一般人吃一个就腻坏了。有老A这句话,D君楞是把三个肘子给捅下嗓子眼儿里去了。 ...

  • 作家王佩有妙语:“不抒情你丫能死啊?!”一语中的,话糙理不糙

    我很想把它改成:“不玩中国符号你丫能死啊?!”中的是另外的“的”。

     

  • 政府尊一位研究冷门学问的学者为大师是安全的,因为他即使活着,即使活到98岁,也不会捣乱。

    从季老身后的无上哀荣,我再次想到人们传了很多年的推断:“如果鲁迅活得久一点,那是一定要被打倒的。”



  •  

    早前,外婆在北京时,柯柯柯一度与她同睡。后,我对柯柯柯宣布说:“外婆身体不好,你从今起要回自己房间睡。”她旋即表示:“哦,那真是太遗憾了!”

     



     

    某时尚杂志做父女/父子专题,拍照之外,分别采访了柯柯父女,以下是女儿部分:

    记者:...

  • 参加过YJ葬礼的YJ兴趣小组副组长ZZ同学,不久前的清明节和YJ的亲人一起,去北京八大处的福田公墓,祭扫新冢。

     

    ZZ拍了一些素材,开车回草场地,一盘拍完的带子装在胸口的口袋内,另一盘在摄像机里。他把车停在YJ兴趣小组组长老A的院子外,进去叫一个人,只离开了六七分钟,回来一看,车窗玻璃被砸碎,车座上盖在外套下面的摄像机不翼而飞。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偶发犯罪的工具(板砖或石头),似为专业人士所为。外套还在,外套内的钱包和钱都在。
    ...
  • 2009-04-05

    新语54:变人



     

    JZ急忙抱布鲁鲁过来:“尿了尿了,尿了我一裤子——”张阿姨镇定道:“那算什么?我们的腿都被泡粗了。”

     



    张姐:“你又不是当官的,你只是一个旁人。马瘦毛深,说的话没人听。”(方言“马瘦毛深”,意指“人微言轻...


  • 假如他俩是双胞胎......

    PS by: JPY

  • 旅行的最高潮无非是:离开家和离开酒店的时候,其间匆匆掠过的是梦,梦,梦。

    自梦中抓取一些碎片纪念品、相片,供日后看到时心道:哦,我原来是去过XX的了。。。

     

  • 2009-02-19

    新语49:初雪

     一

    保姆小王过年回来,一日讲回京的火车票一票难求,过了十五,自己不得不买无座位的慢车票,站了二十个小时回来,车厢里拥挤不堪的经历。柯柯柯听见了,丢下鞭辟入里的一句话:“北京好呗——”



    初雪落在青色的竹叶上...



  • 七、八岁的Wa Wa (photo by:其父,摄于安徽淮北的家中。)WA同学所阅读的杂志是《儿童时代》,窗外的树是法国梧桐。



    五岁的柯柯柯(photo by:其父,摄于北京家中。)搬进来一年之后,才发现小区的行道树也是法国梧桐。拍摄者在对上一张图片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,做出了相似的构图。

    两位被摄者的面部线条提示我们,基因是如何重复它们自己。

  • 2009-01-23

    拜年

    过年期间,暂停更新,祝大家喜乐!



  • 在《时尚芭莎》12月号的网络版,惊见这样一张旧照,无图片说明,只认出四个人来。左二:张晓刚、左四:叶永青、左五:陈文波、左六:赵能智。

      请认出其他两位的同学给我留言。

     



    时尚杂志一般都会把人拍得很走样,比如FZJ,难得的是,这次还行。

     





  •  If想看好莱坞三大美姝:娜塔丽.波特曼(Natalie Portman)、斯佳丽.约翰逊(Scarlett Johansson)、和凯拉.奈特莉 (Keira Knightly) 酥胸半露,《另一个波林家的女孩》和《公爵夫人》这两套古装电影是好机会。  《公爵夫人》的更高明处,不在于女演员,而在于男主角德文郡公爵塑造得好。男主角是女主角的一面镜子。镜子可靠,照出来的图像才令人信服。...

  • 12月初的“黑板展”,画廊提前送统一格式的黑板到参展艺术家工作室,蒋同学接到快递公司的一个电话。

    “蒋志老师吗?”“是。”“您的黑板是送到XXX吗?”“对。”对方停顿了一下,问:“还有一位蒋芸柯老师,她的黑板也送到同样的地址吗?&...


  • 余极同学曾当面夸我和蒋同学:“你们俩真是金童玉女啊!”
    我反问:“是‘精子’的‘精’,‘欲望’的‘欲’么?”
    余同学大乐,从此逢人便介绍我们是“精童欲女”。



    蒋芸柯柯柯饭吃了一半,突然困意袭来...


  • 自从开通八卦博客,不止一次被一名精壮男闯入梦中,指着鼻尖大骂:“谁让你写我的?!删掉!”

    狗仔,是最具压力和没有人身保障的职业。怪不得著名前“八博”《重要的不是粉丝》的姊姊妹妹们撤了,她们除了死亡威胁,恐怕什么都经受了。

      储总建议我:“干脆以后,以‘不写’来收钱,每个字若干若干。简称‘掩口费’。&...


  •   蒋芸柯柯柯一到惠州,就放言说:“奶奶有什么事儿要我做的,请您尽管吩咐。”伊奶受宠若惊。

      二

      一次我打电话去找柯柯柯,她们去亲戚家串门了。后来,她回电,正告我:“妈妈,以后你再打电话给我,我们不在家,你就挂了吧。”我忍俊说:“好,我会挂的。”

      三

      坦丁同学反馈,从我家的幼齿照来判断:蒋同学最刁,铭公子最憨,柯公主忧国忧民,wawa最机灵...
  • 2008-07-30

    频频奥运



    杨勇日前正式迁入位于驼房营东风艺术区的工作室(豪装),与杨少斌、尤永等为邻。据悉,他是在看完电视连续剧《奋斗》后,下定进京决心的。至此,深圳第一代当代艺术工作者向首都的阵地转移,已基本完成。深圳,有希望回归为当代艺术的茫茫沙漠。

      因奥运影响交楼日期,陈绍雄老师将入京时间推迟。幸哉广州。

      二

      经过近两个月的磋商,刘鼎与卢迎华之子定名为:刘清铄。Let’s 祝福...
  • 2008-07-28

    扑开



      发明了一个动词:“扑开”,形容跑来跑去,忙着出席开幕式的情状。它的发音近似广东话的“仆街”。真的,首都这么幅员辽阔,如果扑开扑得太过辛苦,是会累仆街的。

      本周六,我们扑了两个开。秦同学更惨,从798扑到前门。

      二

      林天苗老师个展“妈的”,开幕时一次限十位入场。展场内,银装素裹,一片冰雪世界,仿佛是白雪公主和她的七个后妈居住的溶洞宫殿。...


  •   7月24日《新京报》文化副刊,用C12-C15三个版,采访了著名的凯伦老师的同样(如果不是“更”)著名的老公,刘香成。

      话说1991年,时任美联社驻莫斯科记者的刘香成,于圣诞夜跟着CNN董事长混进了克里姆林宫,是为全球媒体唯一混进来的摄影记者。全场严禁摄影。与此同时,戈尔巴乔夫在台上发表宣布苏联解体的讲话。在总统/前总统将讲稿扔回桌上的那一决定性瞬间,他按下了快门。身后的克格勃给了刘老师一记老拳,...